君瑾

四级稳了。

感觉每次都是怀着“嘛,反正又不会回我”的心情去勾搭大大的,怀着一种也许有一天大大会回复的侥幸心理,嘛,有什么关系呢,开心就好了嘛,现实不如幻想美好,看不到反而有更多的想象空间,嘛,到底是不行了,表达已经不知道怎么说好了,记性也差,不知道老年之家收不收19岁的神经病,嘛,讲这么多到底是一种期待,守着荒原期待着有人看到那朵瘦弱的小花,但是啊,荒原就是荒原,微弱的生命力可以忽略不计,可是即便是小概率事件也是可能不是吗,嘛,不知所云,不如学习。